首页 > 张华中

基于中学历史教学实践的唯物史观视域

作者:张华中 赵加军 发布时间:2014-12-04 来源:

  唯物史观是一线教师眼熟、耳熟但未详的历史概念,亟待予以解答。本文拟从《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2011版)》(以下简称《课标2011版》)关于“唯物史观”的四处表述变化说起,透析其变化的哲理,检索中学课程(主要是高中语文、政治、历史课程)中与唯物史观相关的课文,打通中学“文史哲”的经脉,以求让师生就唯物史观这一概念融会贯通;并向“学术争鸣”借力,明确唯物史观确立的标志、唯物史观与当代传入的西方史观的关系、唯物史观的观点和方法等核心概念。拙文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从“四处变化”说起

  2011年12月28日,教育部颁发了《课标2011版》,两年多来,对其解读研究的文章不胜枚举,尤以谈《课标2011版》相较于《全日制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实验稿)》 (以下简称《课标实验稿》)新变化的居多,包括《课标2011版》修订的召集人、首都师范大学徐蓝教授在《人民教育》(2012年第6期)、《课程教材教法》(2013年第10期)上两度接受采访或著文,但均对关于唯物史观的“四处变化”低调处理甚至没有提及。

  关于唯物史观的“四处变化”,一是在第一部分前言的“总体目标”中,指导思想用“唯物史观”取代了原来的“唯物史观和科学的教育理论”(着重号为作者所加,下同)。二是在第一部分前言的“课程性质”中,用“坚持用唯物史观阐释历史的发展与变化”取代“逐步学会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三是在第四部分实施建议的“教学建议”中,用“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对人类历史的发展进行科学、正确的阐释,客观分析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和历史现象,对历史问题进行实事求是的解释和评述”取代“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为指导,客观地分析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和历史现象,正确阐释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四是在第四部分实施建议的“教材编写建议”中,用“历史教科书的编写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从学生学习历史和认识历史的角度出发,力图有利于学生的历史学习”取代“要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为指导,正确阐释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并做出客观评价”。

  显而易见,以上“四处变化”实际上是因《课标2011版》把指导思想统一为“唯物史观”而出现的:第一处变化略去了“科学的教育理论”,其他三处变化则是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或“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统一为“唯物史观”。

  二、透析“四处变化”的哲理

  首先,“四处变化”是对近年来关于是否要坚持唯物史观对历史教育与研究指导争论的一个明确回应。

  2001年7月,国家教育部正式颁布《课标实验稿》后的一个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蒋大椿研究员发表文章,指出多元化史学思潮在中国已经形成,唯物史观的理论影响在下降,并分析了唯物史观基本原理的理论缺陷,认为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应当发展成为唯物辩证的以实践为基础的系统史观,还对马克思主义新历史观的基本内容做了分析的和综合的探索,勾画出大致的理论轮廓及其建设线索。 这无疑是一方巨石落入原本就不平静的史学理论研究湖面,击起千层浪。吴英、庞卓恒、王锐生、陈先达、郭小凌、于沛等专家学者纷纷著文指出:“当代仍要坚持、弘扬、发展唯物史观,而不是超越唯物史观。”[[1]]更有杂志社邀请国内顶尖的理论专家在同一期杂志同时发表八篇文章强调“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在20世纪取得了丰硕成果,端赖唯物史观的理论指导。”[[2]]在持续的激辩之后,2010年1月2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重点学科主办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 把握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科学内涵的小型座谈会”,会后发表了六位学者的发言稿,从不同角度探讨了坚持唯物史观基本原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与时俱进地发展唯物史观,自觉地用唯物史观指导世界史研究的若干问题。

  其次,“四处变化”是对几十年来“唯物史观”是否等同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回应。

  关于“唯物史观”是否等同于“历史唯物主义”,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有争论,迟至2011年仍有学者在论述二者的细微不同。但正如张奎良教授在其文章开头所说的那样:“长期以来,我国学界一直把唯物史观概念与历史唯物主义概念混淆并用:几乎所有的哲学辞典或哲学教科书都无例外地宣称:‘唯物史观即历史唯物主义’或‘历史唯物主义即唯物史观’”[[3]]。所以作为当代中国唯一的极具权威的大型综合性辞典《辞海》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解释是“亦称‘唯物主义历史观’‘唯物史观’”;对“唯物史观”的全部解释是“‘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简称。即‘历史唯物主义’”。

  第三,“四处变化”是对即将开始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各学科课程标准的修订工作的很好昭示。

  教育部为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印发了《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简称《意见》),原教育部副部长、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王湛对《意见》进行深度解读时指出:“从今年开始,按照教育部的统一部署,在近十年改革实验的基础上,在顶层设计的整体框架下,将启动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各学科课程标准的修订工作。”[[4]]这就意味着颁发于2003年的《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将出新的版本,“尽管高中历史教学有别于初中历史教学,但其共同点在于:都必须以唯物史观为指导,阐释历史的发展与变化。”[[5]]所以,可以预见,新的《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也将呈现类似上述情况的关于“唯物史观”的变化。

  第四,“四处变化”是对国家文本的呼应和教学实践中重视不足的提醒。

  新中国的第一个历史课程标准开宗明义地指出其“目标”是 “逐步培养其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与革命的战斗意志”, [[6]]随后在“教材编选要点”和“教学方法要点”两度强调“掌握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历史科(江苏卷)的命题也“以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和考试大纲为指导,以考试说明为依据,实现对学科主干知识、学科能力和思想素养相统一的考核目标,注重考查在唯物史观指导下运用历史知识和方法解决问题的能力”。尽管作为国家文本的“中小学历史教学大纲”“考试大纲”“考试说明”等都对掌握和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作了明确的规定,但是在中学历史教学实践中,这些规定并没有引起广大教师的重视,似乎对这些基本原理的研究只是历史研究人员或教科书编者的事。因此,尤其是基于中学历史教学的视域、中学生的知识水平,结合中学教学实际和中学课程设置,明确唯物史观确立的标志与在中国的传播过程、科学内涵与基本内容等,通俗易懂地理解唯物史观已成为当务之急。

  三、检索中学教学实践中的唯物史观

  首先,中学历史课程中有三处与唯物史观紧密相关的内容。

  一是在必修一“马克思主义诞生”知识点中,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诞生了,而作为马克思主义组成部分的唯物史观应该也产生了。二是在必修三“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知识点中,李大钊发表于1919年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比较全面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表明唯物史观此时已传入中国。三是在选修四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知识点中特别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还第一次系统地阐明了唯物主义历史观。唯物史观是恩格斯所肯定的马克思的两个伟大发现之一。”

  其次,在中学语文课程中有一处与唯物史观紧密联系的内容,即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讲到马克思一生中两大最主要发现之一——“唯物史观”时指出:“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而马克思则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象过去那样做得相反。”[[7]]776

  再次,思想政治必修4《生活与哲学》第四单元第十一课“寻觅社会的真谛”概括了唯物史观(课文中称“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或“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内容。

  一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具有相对独立性;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点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基本观点,是打开社会历史奥秘的钥匙。

  二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具有反作用;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状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具有反作用。上层建筑一定要适合经济基础状况。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是推动一切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

  三是社会历史发展的总趋势是前进的、上升的、由低向高级的,发展的过程是曲折的、一个自然的过程。在阶级社会里,阶级斗争是推动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邓小平语)。”所以要坚持历史的观点和发展的观点。

  四是人是社会历史的主体。人民群众是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者,是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是社会精神财富的创造者,是社会变革的决定力量。所以要坚持群众观点和群众路线。人自身的发展与社会发展是辩证的历史的统一。

  四、借力“学术争鸣”明晰唯物史观

  首先,明确唯物史观形成的标志到底是什么。

  “时序思维技能是历史推理的核心。没有强烈的年代学意识(指事件发生的时间、处在何种时间顺序中),学生就不可能考查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或解释因素联系。年代组织是历史思维的前提” [[8]],而标志历史事件是构成历史时序的重要关节点,故作为以探讨历史事件来龙去脉为要务的历史课堂,首先应结合史实明了唯物史观确立的标志,更何况唯物史观的创立,使“唯心主义从它的最后的避难所即历史观中被驱逐出来了”,[[9]]意义尤为重大!

  《辞海》明确指出唯物史观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9世纪中叶创立。《德意志意识形态》(1846年——引者注)是它形成的主要标志。此观点对中国学术界影响较大的(删除这里的“的”),强调的是“主要标志”。但也有学者认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是唯物史观正式诞生的标志”,[[10]]更有学者将唯物史观的创立作为一个时期,分为两个阶段:“1843年夏《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至1846年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基本设计出不同于近代一切历史观的思想体系”“1847年的《哲学的贫困》至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成熟地、完整地、精确地表述了唯物史观体系。”[[11]]基于在整个创立时期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直没有使用“唯物史观”这一学术用语,直至1872年,恩格斯才首次使用并界定了这一概念:“唯物史观是以一定历史时期的物质经济生活条件来说明一切历史事变和观念、一切政治、哲学和宗教的。”[7]209因此,“时期说”应该更合乎学理,也更容易被中学历史教学中的师生接受。

  其次,明晰史观中的“山”与“角”。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专家学者对西方史学著作的翻译、研究和解读,整体史观(全球史观)、现代化史观、文明史观、生态史观、社会史观等各种各样的历史观纷至沓来,令中学历史教师目不暇接,以至于部分中学教师甚至专家学者对坚持唯物史观的立场有所动摇。专家学者的争鸣在上文可见一斑,高中教师则表现为教学中只强调新史观、新视角,忽视唯物史观基本观点和方法的讲授,甚至以唯物史观中某些过时的观点(如阶级观点、五种社会形态理论)否定整个理论体系,二者的共性是否定唯物史观作为宏观理论体系的方法论地位,以片面的史学研究范式替代或否定整个唯物史观体系。

  实际上,明确史观中的孰是“山”,孰是“角”,类似的争论或彷徨即可休矣!

  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时就是批判地吸收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和费尔巴哈的“唯物论”思想,马克思所创立的唯物史观“是开放的科学的体系,具有博大的气度和宽广的胸襟,承认这些史观有其精华,有其长处,因而对其持吸收、借鉴和改造的态度……吸收现代史观、整体史观、文明史观、社会史观、生态史观的科学精辟的观点和论述……借鉴诸多史观的视角、研究领域、基本概念、研究方法和资源观等……转换现代化史观、文明史观等史观的哲学基础,让其成为奠定在唯物论和辩证法基础上的科学史观,让其与生产力史观,阶级斗争史观等中观史观一起,成为构成现代唯物史观体系的中观史观”。[[12]]由此可见,唯物史观是“山”,是宏观的史观,其他史观则为“冰山一角”,是中观史观。也正是因为“山”在人们思想中的伟岸、强大和震撼,所以西方史学家德里达说:“地球上所有的人,所有的男人和女人,不管他们愿意与否,知道与否,他们今天在某种程度上都是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继承人。” [[13]]

  再次,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和方法有哪些?如何培养?

  纵览1950年至2011年新中国颁布的每个历史课程标准(历史教学大纲),行文都强调“唯物史观”的指导地位,“掌握历史学习的基本方法。学习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和方法,努力做到论从史出、史论结合”。[[14]]

  作为资深的教育科研专家,白月桥先生在《历史教学问题探讨》一书中列出了20个他认为的历史教学中的一级观点性问题,并将这些问题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进行了对应(见表1):

表1 此表据白月桥《历史教学问题探讨》相关内容整理而成

  《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正在修订中,中学历史教师的实践也在进行中,笔者撰写拙文,希冀能给修订的专家提供些许参考;给忙碌与文山题海中的历史教师捧上一杯透心的凉茶,以解对唯物史观的求知之渴;让原本高高在上的唯物史观更好地渗透到中学历史教学实践中去。

  [[1]]刘方现.近年来围绕唯物史观的理论争鸣[J].历史教学,2005(3):77.

  [[2]]瞿林东,于沛,郭小凌,史革新,刘宝才,向燕南,陈其泰,胡逢祥.唯物史观与21世纪史学发展问题笔谈[J].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2):1.

  [[3]]张奎良.关于唯物史观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概念辨析[J].哲学研究,2011(2):21.

  [[4]]王湛.做好五个环节统筹 理顺人才培养体制[N].中国教育报,2014年6月23日第08版

  [[5]]陈辉.重新认识唯物史观指导下的高中历史教学[J],历史教学,2012(19):20.

  [[6]]课程教材研究所编.20世纪中国中小学课程标准·教学大纲汇编(历史卷) [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104.

  [[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人民教育出版社版,必修2第4单元第13课.江苏教育出版社,必修4第1单元第3课.

  [[8]]赵亚夫.国外历史课程标准评介[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50-51.

  [[9]]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76.

  [[10]]李幼斌,吴冬春,瞿学兰. 唯物史观诞生的标志—谈《<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的意义, 茂名学院学报, 2002(5):15-17.

  [[11]]张艳国.史学理论:唯物史观的视域和尺度[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9:19.

  [[12]]冯一下.论现代唯物史观的基本特征[J].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09(6):7-8.

  [[13]]姜义华,瞿林东,赵吉惠.史学导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0:216.

  [[14]]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订.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版)[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4.

编辑:李月昭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