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师专栏

20年的坚守与耕耘

作者:魏本亚 发布时间:2014-03-06 来源:

  20年前,也是旭午老师刚走上高中语文教坛的第五个年头,他就自发地开始了“生活化语文教学”实践研究,当时称“高中语文教学生活化研究”。理由只有两个:一是他对“死瞄、死教、死考、死练”、目中无人、摧残身心、高耗低效的应试教育很不满,看不到什么希望;二是他受到了陶行知“过什么样的生活就会受生么样的教育”的思想的启发,要教学生过上一种真语文学习的生活,进而让他们接受一种真语文教育,将来能够成长为能力强、素养高的“语文人”。现如今,20年已过去了,全盘应试化、急功近利,“追分不见人”的高中教育仍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各种不利因素都在挤压、冲击着他的“生活化语文教学”,而他却依然进行着更为严谨、系统、全面、深入的研究,正在由“生活化语文教学”范式化研究向教育化、体系化研究迈进,正在规划和展望着他的“生活化语文教学”课程。说实话,在这种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应试主义极度膨胀的大教育背景下,很多人都在扮演着“双面人”的角色,而旭午却信念更加坚定,本真虔诚地坚守在自己的这块“自留地”上,简直就到了如痴入迷、无怨无悔、宠辱偕忘的境界。就凭这一点,我首先要向旭午表示深深的敬意!

  生活化教育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流行多年了,美国的怀特就曾提出“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并且这一观点也早就为语文界所接受。但是,在旭午这里,“生活化”早已不再是一个大而空洞的提法,早已成了一种实实在在的语文教学方略和行动。

  说实在话,旭午20年如一日潜心痴情的坚守、耕耘,这一路走来也真不易。实验之初,旭午就为自己制定了语文教学生活化的“八条行动纲领”:

  1.让每个学生都准备《现代汉语大辞典》《中学生文言文辞典》之类的工具书,自己解决生字生词,而不是等着老师讲解;老师只作示范,或讲解确有理解难度的字词。

  2.课堂上,通过反复阅读,让学生自主划分段落层次,归纳、整理层次大意;教师只是在启发、点拨,(只是启发式地讲学生必须讲的难点)并帮助学生总结。

  3.每堂课前依学号顺序请一位同学到讲台上做三五分钟的口头作文,所讲内容可以是时事评论,可以是身边的人和事,也可以是课文或其它文章读后感等;教师负责指导、点评或教学生点评。

  4.每周一三五抄读一首精短古诗词;教师负责启发式讲析。

  5.每周给学生一节课作文摘,字数600至800字,取材于时文、美文和优秀中学生作文(寒暑假就作为假期作业);教师负责指导、督促、检查,每周批阅、总结一次。

  6.每周给学生一节作文课用来写一篇周记,写自己的见闻、思考和感悟等,字数600至800字(寒暑假作为假期作业),教师每周评阅、交流一次。

  7.削减讲读篇目,压缩讲课节数,每单元只精讲两篇课文,重点讲文章遣词造句、布局谋篇的原因,但取舍篇目要征求学生意见。

  8.压缩课堂作文次数,每学期只写四篇,一篇多改,重点在于指导学生掌握写法,起到解剖麻雀的作用。

  现在看来,这八条行动纲领虽略嫌稚嫩,但却包括了听说读写诸多方面,可谓朴实又实用。这是旭午“生活化语文教学”初始的行动号角,也是他行动的逻辑起点。

  看到这些,也许许多人都会感到不屑,甚至怀疑旭午又在创造新名词。事实上,问题也往往就出在这种粗浅的认识上而没有深入下去,更没有建构什么教学范式和体系。“语文是生活之源”“语文教学要贴近生活”等类似的认识和提法,我们确实都不陌生,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往往却没有真正去把语文教学与生活相融通,旭午则是将两者高度融通并建构富有实效的教学范式、取得明显实效的第一人。

  旭午认为,生活化语文是一个教学实践与策略层面的概念,绝不等同于把“语文”前面随意加上三个字。既然语文来源于生活,那么语文教学就必须生活化,只有这样教师才能做到活教和教活,学生也才能做到活学和学活,才会真过上语文学习的生活。所以,旭午就要通过“生活化”的这个“化”字把语文教学“化”归生活的本源,实现课内与课外的“互化”、认知与实践的“互化”,使语文教学步入一条多维“生活”深度对接、有机相融、合力共生,充满生机、活力、灵气、情理和情趣,良性循环、螺旋提升、健康发展的轨道。这样一来,语文的教与学就都活起来了,也扎实、有序和高效了。在这个生活化的过程中,学生可以用眼睛观察“语文”,用耳朵聆听“语文”,用嘴巴表达“语文”,用心灵感悟“语文”,用笔杆历练“语文”,把读写、听说、积累、思辨、探究等当日子来过。事实上,这种逐渐升华情感、提升精神,形成习惯和能力的过程,也正是一个自主独立、人格健全、踏实做事、主动担当的灵魂逐渐站起来的过程。

  可见,今天的“生活化语文教学”, 早已不是当初的“八条纲领”了,而今早已成为一项有着明晰、严谨的内涵、范畴、范式、宗旨、原则和策略的实践研究。就是在这块别人看来十分熟悉的田地里,旭午硬是种出了非同寻常的庄稼,收获了发人深省的丰硕果实,而且还大有风景越来越迷人、成果越来越丰硕之势。这一切真是难能可贵,诚心可佩,可喜可贺,我要再一次向他表示由衷的敬意。

  曾几次听旭午老师的课,我深深地感到,他的生活化课堂教学确实很语文,很素朴,很活泼生动,也很简约、实在和有效。旭午的同行和友人也都对此深有同感。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主要可归结为这么几点:

  一者,他高度重视每节课必须预设明确、适度而又集中的教读目标。他的课堂教学目标抓住了这篇课文的特质点,且又与学情进度相符合。这样的课堂教学目标适度、精当,有利于课堂教学务实、有效地展开。

  二者,他向来紧扣核心目标展开教学。他往往引导学生紧扣住核心目标,走进作者生活,深入课文生活,且充分调动学生生活,引导学生用心体察、感受、思辨和探究,进而心力集中,高效高质地达成教学目标。

  三者,他的课堂着力引导学生自主深入地把课文读进去。他引导学生自主深入地读进去,教学生真正深入课文生活,充分体验、体察、感受、思辩和感悟到课文内涵,真的读懂课文,进而用心灵感悟到课文遣词造句、布局谋篇、运招用技等表达艺术的妙处,品析到课文语言艺术的真滋味。

  四者,他的课堂着力于为学生创设足够的联想、想象的机会和空间。他特别重视给学生创设足够的联想、想象的机会和空间,着力于放飞学生想象和创造的翅膀,切实发育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思辨力和生活力。例如,教《雨霖铃》这首词时,董老师就设计了这样一个问题:让学生“想象‘竟无语凝噎’中的‘无语’,如果真说出来,可能会是些什么话”,并且还启发学生去联想自己曾经的“执手相看泪眼”。

  五者,他的课堂着力于为学生创设足够的思辩和探究的机会与平台。旭午总是很自觉引导学生自主发现可思辩点,给学生创设足够思辩和探究的机会和平台,组织学生去积极思辩和探究。其形式或为当堂思辩、探究,或为课后思辩作业,或为学生的随笔,等等。比如,教《季氏将伐颛臾》时,他就曾设计这样一个问题:高高地树起仁德,其他国家就一定会归顺吗?天下就会真的和谐太平吗?我认为,长期坚持这样做,这不仅有益与在课堂内发育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和思辩力,更有益于培养这样的自觉和习惯;同时,再长期地由课堂到课外这样循环往复下去,一个精神自主、人格独立、具有辩证思维、健全心理的人肯定也随之站起来了。

  六者,他还长期坚持在课堂上夯实学生的语言基本功。一般来讲,语文课堂上都少不了正音释词、口头答题、师生对话、课堂练笔、整理笔记等活动环节。旭午十分重视抓实抓好这些活动环节,并使之成为生活化语文课堂的一种常态,成为训练学生语言基本功的主阵地和主渠道。其实,也只有在课堂上这样扎实地锻炼,学生才会获得更为充分而真切的体验和感受,也只有具备了这样充分而真切的体验和感受,他们才会真正认识到规范、健康运用语言的重要性,才会在游客内到课外更加主动、自觉地去历练自己的语言运用能力,也才会逐渐养成规范、健康运用语言文字的自觉性和良好习惯,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促进学生学做一个自觉自主、积极向上的真人。旭午深谙这个道理,也不折不扣地这么去做。

  最后,我再多说几句。当今社会,各种诱惑常常会引导人们偏离自己的生活轨迹,旭午却能够心无旁骛,一心向学。教书、读书、写文章,天天就干这些事,且乐此不疲。他说的是语文,想的是语文,做的还是是语文,语文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成了他生命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有人说旭午是当代语文教师中的另类,我却要说我们需要这样的另类!旭午的“生活化语文教学”现在已形成了“三化十二教”的基本范式,但若作为一种教学体系和课程,他的实践研究还远未到达终点——不妨结成更大的团队,再奋斗它十年,二十年。我期待着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个很有价值和意义的命题、关心旭午的成长。

  (魏本亚: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江苏师范大学基础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全国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全国语文学习科学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江苏省人民教育家培养对象指导专家。)

(《江苏教育 中学教育》2014年1期)

编辑:沈大雷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