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师专栏

语文课就应当这样上

作者:吴格明 发布时间:2014-03-06 来源:

  多年来,人们经常批评一些语文课不像语文课,而像政治课、科技常识课,或是泛文化课。语文课究竟应当怎样上?看了董旭午老师发来的《真教语文,教真语文》一书的课例,眼前一亮。我想,语文课就应当这样上。至少,语文课可以这样上。

  先看一个课例:《一个好树种——泡桐》,这是一篇浅显的说明文,在一些老师看来,实在没有什么教头。但董老师说:“再浅白的课文也要教出语文味儿来。”

  欲擒故纵,把握文眼

  上课之初,董老师板书课题,故意丢掉“好”字,写成《一个树种——泡桐》。学生们窃窃私语,有一位学生明确指出老师的错误。董老师说:“这可不得了啊。这篇文章全靠这个‘好’字来当家呢。“(边说边用红笔补上这个“好”字)如此欲擒故纵,学生们思维兴奋,一下子就把握了文眼。

  顺水推舟,把握要点

  说到这里,董老师顺势问学生:“泡桐是一个好树种,那么它好在哪里呢?请同学们看书,看谁发现的理由最多。学生静静地看书。他们很快发现,课文第一段就概括了泡桐的特点。很多人举手,一位学生直接站起来回答:“生长快、分布广、材质好、用途多、适于农桐间作。”

  顺流而下,把握结构

  老师肯定了学生的回答。紧跟着说:“第一段就交代清楚了,那后面的文字就可以删掉喽?可不可以呢?”学生说:“不可以。”问:“为什么?”学生略作思考答道:“还得具体介绍一下这些特点呀,不然,读者不了解具体情况啊。”“请看具体介绍泡桐特点的内容在课文中的起止。”回答:“从第2段到倒数第2段。”“那最后一段写了什么?”答:“是总结。”老师说:“学到这里,课文的结构清楚了吧?”学生们喊:“清楚了。”一位学生说:“文章三个部分:第1段第一部分,第2段至倒数第2段是第二部分,最后一段是第三部分,全文是总——分——总的结构。”

  深入肯綮,把握文理

  教师:“课文的整体结构或者说宏观结构我们搞清楚了,但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微观的结构或者说课文更细密的文理。” “课文第1段概括说明泡桐的特点是生长快、分布广、材质好、用途多、适于农桐间作,具体说明的顺序也是这样吗?”学生看课文,摇头,说“不是”。问:“先写了什么?”答:“先写了分布广。”问:“为什么不一致呢?这样写有什么好处吗?”

  学生思考1分钟没有回答。教师指点学生看第2、3自然段的开头。有学生低低地举手,教师看到了,鼓励他大胆回答。学生说:“第2段开头写了泡桐的原产地和种类,接下来写分布广就很自然。”同学们点头,教师肯定。一会儿,另一位学生站起来说:“适于间作和材质好、用途广这些特点的顺序与概括说明也不一致。可能是因为,第3段写了生长快,所以接下来就写适于间作,因为适于间作也是从生长规律来分析的。”又有学生补充:“把材质好和用途多写在后面更好。”

  老师指点:“请同学们再看课文,用途多这一特点用了几个自然段啊?”回答:“4个自然段。”问:“为什么其他特点各用1段,用途多这一特点用4段啊?”大家看书思考。一位学生回答:“因为泡桐的用途多,所以用多个段落。”问:“这些用途放在一个自然段里可以吗?”几位学生异口同声:“可以。”另一位学生说:“理论上可以,但因为主要的用途与材质好相关,所以放在这一段里,其它用途一段,至少得两段。”问:“既然两段也可以,为什么要写成4段?”一位学生回答:“分开写可以突出用途的地位,因为用途毕竟是最重要的。”

     这一教学环节,是深入课文的机理,把握作者的思路,并借以感悟写作的一般规律。学生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

  学习方法,感悟态度

  接下来,老师又问:“农桐间作,泡桐难道不会与农作物正肥料养分吗?”学生看课文后回答:“不会。因为泡桐的吸收根88%以上分布在40厘米以下的土层中,而农作物的吸收根90%以上分布在40厘米以上的土层中。”教师说:“原来课文为了说明情况,列出了具体的数字。请同学们注意,列数字是一种重要的说明方法,它有助于准确清晰地说明事物。这篇课文中还有一些地方用到了这种方法,请同学们再看课文加以体会。

  教师:“同学们请看,这些数字能不能用阿拉伯数字写啊?”回答:“能。”“你们平时看书看报,觉得汉字的数字多,还是写阿拉伯数字的多呢?”“阿拉伯数字的多。”“这就对了。注释[1]告诉我们,这是1978年发表的文章。按照1995年国家语委提出的《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课文中的数字大多应当写阿拉伯数字。例如‘七十五年’应当写成‘75年’,‘百分之八十八’应当写作88%,但是数字巨大的也可写成汉字,例如‘2亿株左右’。”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作者是怎么知道这些数字的呢?”有学生回答:“作者调查研究的呀,课文中写着:‘据调查’‘据统计’呢。”教师:“看来要写好说明文,先得自己明白,这就需要搞调查研究,做人做事都要实实在在,认真负责啊。”学生点头。

  学习方法,培养认真负责的态度,都是语文课程的目标。而在董老师的课上,这一环节轻松自然,绝不是外加香油一勺。

  字里行间,学习规律

  教师:“现在我们来看看课文的语言怎么样。”学生:“这篇课文的语言挺平淡,没有什么精彩的。”教师:“唉!不要小看平淡的语言。没有强烈的抒情,没有华丽的词藻,其实正是说明文的语言特点。但里面还是有名堂的噢!‘……,是目前所知我国生长最高大的一株泡桐树’这句话中的‘目前’和‘我国’有什么特殊作用?”学生:“限制作用。”另一位学生:“‘目前’限制时间,‘我国’限制空间或范围。”教师:“为什么要限制?”学生:“说话更严谨,表达更准确。”

  教师:“对啊!准确,是语言运用的第一要求,更是说明文语言的第一要求。”学生问:“老师,第6段‘在植物保护方面有一定的作用’中的‘一定’也是起限制作用吧?”教师:“对啊!限制什么呢?”学生沉吟。另一位学生说:“限制程度。”教师:“嗯,不错。”

  学生:“老师,说明文的语言应当严谨,我们知道了,不过这也很简单啊!”教师:“嗨!说明文的语言并不简单啊。就拿这篇课文来说,语言运用的奥妙还多着呢!”学生们期待的眼神注视着老师。教师:“就说第1段吧。前面我们讨论了具体说明的顺序。可是,概括说明的时候也可以跟具体说明顺序一致啊,为什么不一致呢?”学生们沉思,有的皱眉,有的摇头。教师释疑:“按照具体说明的顺序,泡桐的特点是:分布广、生长快、适于农林间作、材质好、用途多。其中‘适于农林间作’的语法结构与其他不一致,因此拿出来放在后面。更重要的是,所谓‘泡桐的特点’是我们对第1段的概括,而行文的时候如果这样写,几个短句子堆在一起,就未免过于呆板。开头用一个长句,语气舒缓,从容不迫,中间几个整齐的短句,最后再来一个长句,这样长短错落,整散兼行,读来琅琅上口。开头的长句子说明的特点应当是最主要的,因此作者选择了‘生长快’。最后就成了我们所看到的样子。”

  这一教学环节,引导学生深入到课文的字里行间,学习语言运用的规律。这是语文教学的最本份的事情。

  模仿借鉴,照猫画猫

  离下课还有10分钟。教师布置学生仿照课文写一篇说明文《安岳的好特产——通贤柚》。要求课上列出提纲。

  这一教学环节是读写结合。有些教师把阅读教学与写作教学割裂开来,阅读教学不注意引导学生汲取作者的言语智慧,作文的时候老批评学生写不好。殊不知学生作文水平低下的主要原因恰恰在于阅读教学不务正业。

  董老师的语文课上得平平常常,甚至平平淡淡,平淡得如同这篇说明文。然而正是这种平淡和朴素却把握了语文课程的本质,坚守了语文教学的本份。在这样本份的语文课中,我们不妨提炼出一些最基本的语文教学思想:

  董老师的语文课上得平平常常,甚至平平淡淡。然而正是这种平淡和朴素却把握了语文课程的本质,坚守了语文教学的本份。这样本份的语文课,正是语文教学的典范。从董旭午老师的教学中,我们可以提炼一些语文教学的基本规律和原则。

  第一,课文的语言形式应当是语文教学的主要内容。

  形式与内容的矛盾是语文教学的基本矛盾。语文教学中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与社会上一般人读文章时形式与内容的关系是不一样的。一般人读文章,重在文章的内容而不太在意其语言形式。例如地方日报上关于公交车改线的通知,人们关心的是改线的时间和具体线路,而不太关心通知的语言形式。奥运赛事的报道,人们关心的是谁得了金牌,同样不太在意报道的语言形式。甚至读一部小说,人们更多地关心的是人物的性格与命运,而对于小说的艺术形式可能不太在意。然而语文教学中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却与此不同。我们知道,语文课程的基本目标在于培养和提高学生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因此,课文的语言形式应当成为语文教学的主要内容。

  这里有一个许多人熟视无睹的目的与手段之间的关系问题。语文课程的目的是引导学生学习语言,但我们要培养的人是善于使用一种语言而不是研究一种语言的人,因而语文教学不能像高校中文专业那样传授语言知识,而是必须引导学生通过言语材料或言语作品来学习语言。课文正是这样的言语材料。可是许多教师面对一篇篇课文的时候,却忘了课文本身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叶老“课文无非是个例”的名言说的正是这个道理。课文是语言运用的范例。《反对自由主义》不是政治教材,而是议论文的范例;《奇特的激光》不是科技常识教材,而是说明文的范例:《鸿门宴》不是历史教材,而是记叙文的范例。

  既然如此,语文学习不仅要明了课文写了什么,更要明了怎样写的和为什么这样写。也就是说,不仅要明了课文的思想内容,更要明了课文是怎样表达思想内容的、为什么这样表达。即使是思想内容,也应当是从课文的语言形式中,从字里行间读出来,而不能由教师告诉学生。这是语文教学的底线。一旦由教师告诉学生课文的思想内容,那就彻底地离开了课文的语言形式,也就不是语文课了。语文教学过程的正确框架应当是“形式——内容——形式”,即以文明道,因道悟文。董旭午老师语文教学的最大优点便是始终自觉地引导学生从课文的字里行间学语文,领悟语言运用的规律和奥妙,汲取作者的言语智慧,卓有成效地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不少教师老是怪学生不会写作文,殊不知学生不会写作文的主要原因恰恰就在于教师阅读教学不务正业。

  对于上述道理,董旭午老师是很清醒的。他说:“生活化课堂教读就是要追求并坚守住这个本真,就是主张食‘语文烟火’,用学语文的法子去教读课文,把语文课上成语文课的样子,以切实、高效地培养学生语文能力和素养为本务,不做远离甚或架空课文的拓展,不追求花里胡哨的感官效果,更不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具体点儿讲,就是要拒绝教学目标预设的假大空;就是要拒绝架空、绕越课文内容和主旨来作过度展开和引申;就是要拒绝生硬粘贴或强行灌入人格、精神、情感、文化等人文教育因素;就是要拒绝滥用多媒体,用花里胡哨的手段萎缩甚至摧残学生的想象力,剥夺学生细读、深品、静悟,以及思考、概括、提炼、整理的权力;就是要拒绝架空课文、华而不实、空泛浮躁的讨论和发言;就是要拒绝形式主义的合作探究和学生中心主义的‘随意放羊’等等。”

  有人会问,情感态度价值观还要不要?当然要。对于这一点,董老师同样是很清醒的。他说:“就是要塑独立、自主、善良、博爱、正义、真纯、创造之魂,就是要立人格健全,有民主精神、介入意识、公民素养、竞争观念、担当情怀、奉献品格的大写之真人。”问题在于,思想教育应当渗透到听说读写的语文活动当中,而不能外加香油一勺。请看董老师《一个好树种——泡桐》的教学:“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作者是怎么知道这些数字的呢?”有学生回答:“作者调查研究的呀,课文中写着:‘据调查’‘据统计’呢。”教师:“看来要写好说明文,先得自己明白,这就需要搞调查研究,做人做事都要实实在在,认真负责啊。”这就是科学态度的教育,这就叫张扬人文精神,而这样的教育又是多么自然!

  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语文课程是学生学习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课程。”明确这一点,是中国语文教育十年来最了不起的进步。而董旭午老师自觉的语文教学实践走在了课标的前面。从某种意义上,我们不妨说,正是董旭午老师等优秀教师以其卓越的语文教学实践昭示了语文课程改革的正确方向,推动了中国语文教育的这一进步。

  第二,语文教育在本质上应当是母语的语用教育。

  语文教学的本分是引导学生学习语言,但又不能是贴标签式语言教学。课程改革之前的语文教学的弊端之一就是贴标签式的语言教学,贴句子成分和修辞方法标签的机械练习和考试把语文教学搞得支离破碎,破坏了学生对语言生动自然的感觉,压抑了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然而,克服这一弊端的出路不在于因噎废食而不学语言,而在于将语文教学从语形、语义的层面上升到语用的层面。语文教育在本质上应当是母语的语用教育。

  有什么样的语言观,就有什么样的语文教学观。结构主义语言学认为,语言是以语音为物质外壳、以词汇为建筑材料、以语法为结构规则的符号系统。三要素的语言理论对于我们搞清语言的结构规律具有重要的意义。然而,这种语言理论基本上是静态的,对于指导人们的语言交际不够切实有力。于是语用学应运而生了。语言学家卡尔纳普说:“如果我们只研究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关系,这是语形学的研究。如果我们进而关注符号及其所指之间的关系,这就是语义学的研究。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关注符号及其使用者的关系,那么就是语用学的研究了。”显然,语用学是从符号及其使用者的关系来研究语言的。同样是“这场雨下得真好”这句话,如果一位老农说,可能是指天降喜雨,缓解旱情,庄稼可望丰收;如果一位旅游者说,可能指空气清新,可得悠游之乐;如果一位环卫工人说,可能指道路湿润,可免去洒水车的工作。语义相同,语旨各异。有些话语,有的人经常说,有的人难得说。例如“说吧”,经常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有某种话语优势。语用学包括言语行为、语旨、语效、语境、预设、索引词、语用原则、语篇的衔接与连贯等许多具体内容。

  语用分析对于切实提高学生对语言的感悟和运用能力,具有重要意义。例如《祝福》中,祥林嫂帮着四婶摆祭器,四婶说“祥林嫂,你放着吧!”第二年过年,祥林嫂又来帮四婶摆祭器,四婶说“你放着吧!祥林嫂。”有的老师只是告诉学生前者是一般次序,后者是特殊次序,是个倒装句。这样的贴标签式的语文教学对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没有切实的意义。语用分析告诉我们:在四婶看来,祥林嫂是个不祥的女人,她碰祭器是亵渎神灵的。但是第一次么,有话好好说,所以用了一般次序:“祥林嫂,你放着吧!”第二次祥林嫂又来帮着摆祭器。在四婶看来,祥林嫂实在不知趣,还是要阻止她,非常急切地阻止她,急切到连称呼祥林嫂的时间都容不得,上来就直奔主题:“你放着吧!”有时间再来补足这一称谓“祥林嫂”。于是,读者才看到了一个所谓的倒装句:“你放着吧!祥林嫂。”其实是此时此地的人物四婶她应当说一个倒装句。话语方式是有力量的。祥林嫂分明听出了这个倒装句中的鄙夷和愤怒,伸出去的手“像被炮烙了似地缩了回来”。时间不长,就像一个木偶人似的,眼睛间或一轮,麻木了。这就是精神虐杀,而那个倒装句是充当了武器的。这样的语用分析,学生就能感悟到,字里行间是有思想有情感的。一位教师教完了鲁迅的《一件小事》,让学生仿写《一件小事》。有学生抄了原文的开头几句“这几年来耳闻目睹的国家大事也还不少,但在我心中都不留什么痕迹。唯有一件小事,使我不能忘记。”老师问他:“奥运会、世博会,这些国家大事为什么在你心中都不留什么痕迹?”学生一愣,心里想“我说的是这些事吗?”他不知道,同样的话,到了他的笔下所指完全不一样了。这正是缺乏语用意识的表现。《语文课程标准》吸收了语用学的思想。例如,第三学段口语交际目标中提出“能根据交流的对象和场合,稍作准备,做简单的发言。”第四学段写作目标中提出“写作时考虑不同的目的和对象。”

  董旭午老师对语用学的思想和方法是心领神会的。他说:“任何一篇文章,不管是什么文体的文章,也不管篇幅的长短,哪怕就是一张请假条,它都是作者在一定的背景、心情下,抱着一定的意图‘生’出来的。为此,我们语文教师就必须在教读时引导学生走进作者生活和他的心灵世界,从而比较准确地把握住作者的写作意图和课文的思想主旨。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再引导学生深入课文生活,学生才有可能真正深读进去,从而充分体验、感受甚至享受到作者遣词造句、布局谋篇、运招用技等的魅力,真正理解和把握作者为什么这样写的原由。长此以往,学生自然就会慢慢地学语文成瘾,爱上母语,敬畏语言。”

  在他的语文教学中有许多语用分析的例子。教《一个好树种——泡桐》,董老师问:“课文六七八三段写泡桐叶、花可做肥料,叶、花、果、皮可以入药,泡桐还可以观赏和绿化工矿厂区等,但却写得都很短,这是什么原因呢?”“如果这篇文章专门介绍泡桐的药用价值,还会写得那么简单吗?”启发学生明白:

        “要介绍泡桐的药用价值,必须要以药用价值为主来说明,集中、详备地介绍清楚。这篇文章的作者主要想介绍泡桐在工农业生产和经济建设方面的作用,所以重点并不在后三段的内容上。”教《景泰蓝的制作》,董老师问:“景泰蓝的制作过程有‘六步’,那么作者在介绍这‘六步’时是平均用笔墨的吗?”“哪些步骤很不容易被外人见到啊?或者说是一般人不大清楚的?” 学生恍然大悟:“那当然是最精密的‘掐丝’和‘点蓝’了。”董老师启发学生思考:“‘咱们的手工艺品往往费大工夫’这一句我情有独钟。这句话中,哪个词最有抒情味道?”学生回答:“咱们”。问“为什么?”学生答:“‘咱们’表达了一种自豪感。”教《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董老师问:“‘伟大’是怎么感受到的?请找出原文的相关语句来说说你的理由。”学生说:“我从‘停止思想了’、‘但已经是永远地睡着了’这两处看出来的。马克思已经死了,恩格斯却不忍心说他死了,而是非常悲痛地说他‘停止思想了’、‘永远地睡着了’。”老师还问:“‘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这个时间的交代有没有弦外之音呢?”“恩格斯为什么会牢牢地记住这个时间呢?就差多少秒没写出来了。”学生说:“他太爱马克思了,太在乎他的一切了。所以,他是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时刻的。”

  需要说明的是,倡导语用教学并不意味着语法不重要,语形、语义、语用不是并列的,而是有层次的,语用层面是最具体的、最高的层面,涵盖了语形、语义层面。语用追求的是最佳的表达效果,语形或语法追求的是规范,离开了规范也就不可能有好的表达效果。好的语用表达应当善于利用语法手段。《祝福.》中的“你放着吧!祥林嫂。”就是巧妙地利用了语法手段。董老师教《一个好树种——泡桐》,引导学生把握文眼“好”字,其实就是让学生在生动的语境中理解定语的修饰语限制作用。

  第三,语文教学应当坚持整体把握的原则。

  语言文字绝不只是孤立的词句。语言的交际单位是语篇。每篇课文都是一个有生命的言语作品,一个有机的整体,从思想内容到语言形式都是有机的。学习语文之所以必须凭借一篇篇课文,就是因为只有在课文这个特定的语篇整体中,词和句子才能获得生命的活力。只有在语篇的有生命的语境中才能真切地领悟语言运用的规律和奥妙,提高语文素养,优化朱自清先生所说的“情思和文笔”。因此,语文教学必须坚持整体把握的原则。那种缺少整体把握而只关注个别词句的语文教学是支离破碎的,缺乏生命力的。那种从第一自然段讲到最后一段的教学过程也是机械的、僵化的。

  整体把握的基础,或最朴素的方法是通读全文。通读既可以是学生自读,也可以是教师的范读;既可以是默读,也可以是朗读。但最重要的是每一位学生的自读。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吃过苹果的人,别人无论怎样向他描述苹果的好吃,都是无济于事的。离开了学生对课文的整体感知,任何语文教学都只能是支离破碎,事倍功半。

  整体把握的根本是领悟课文的立意和布局谋篇的基本思路。例如唐弢的《琐忆》,全文的主要价值就在于立意谋篇。唐先生应约来写纪念鲁迅的文章,可名人不好写,因为名人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解决问题的方法有两个,一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能生发出新的思想,二是写出一般人不知道的事情,唐先生走的是第二条路,因为他与鲁迅关系密切。写几件小事,事情又小又多,因而题目叫做“琐忆”。几件事总要有个中心吧,唐先生把握的中心是爱憎分明,即鲁迅的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所体现的精神。于是选了七件事,几件写爱,几件写憎。如果不能把握这样的立意谋篇,把重点放在如何叙事上,那就浪费了课文最主要的语文教育价值。

  整体把握的原则是从全文的基调出发去理解局部的词句。例如朱自清的《春》,“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写得很生动,因为文章的立意在于表现春天的可爱和希望。如果是词典中“春”的词条,就不能这样写。又如余光中的诗《乡愁》,“浅浅的海峡”,不能换成“深深的海峡”,因为前面的意象是“小小的邮票”“窄窄的船票”“矮矮的坟墓”。

  董旭午老师的语文教学是很好地贯彻了整体把握原则的。首先,董老师非常重视学生通读课文,从而整体地感知课文。一般情况下,董老师都是布置预习,学生在课前就已经通读了课文。难度较大的课文,第一课时还要通读课文,疏通文字,把握内容梗概。一些适于朗读的文章,在课堂上都要组织学生朗读,甚至用不同的方法朗读多遍。有了这些读,学生对课文就有了完整的、切实的感知,这就为任何一个局部的分析理解创造了必要的、重要的条件。而且,既培养了读的能力,又培养了读的习惯。

  董老师是坚持整体把握的高手。教《我有一个梦想》,董老师提出了三个问题:“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梦想是什么呢?他是怎样演讲自己的梦想的呢?他又为什么要这样演讲呢?”教《老王》,董老师提出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老王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第二个是“课文的最后一段中的一句话‘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有何深意?”

  他的课文分析善于选择一个恰当的突破口,引导学生思考课文最主要的东西。教《一个好树种——泡桐》,他欲擒故纵激发学生把握文眼“好”字。教《景泰蓝的制作》,课堂的开头是这样的:师:“请问,《景泰蓝的制作》这个文题中谁是中心词?”生:“制作。”师:这个“‘制作’在这篇课文里是什么意思?”生:“应该指景泰蓝的制作过程。”师:“景泰蓝的制作过程分几步?”生:“六步。”师:“哪六步呢?”生:“‘制胎’‘掐丝’、‘点蓝’、‘烧蓝’、‘打磨’、‘镀金’”。师:“景泰蓝的制作过程的总的特点是什么?”生:“全部是手工操作。”上面两个课例是从题目入手,而《亡人逸事》却是从结尾入手的:师:“请同学们先自由地读课文最后一部分,同时思考问题:这一部分流露出了作者怎样的情感?”(学生自由地读课文最后一部分,思考问题。约3分钟)生:“这一部分交代写作者写这篇悼亡散文的原由,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妻子的愧疚、怀念之情。”师:“很好。但我认为,这最后一部分还蕴含着作者对妻子的赞美之情,同学们读出来了吗?谁来说说?”学生沉默。师:“请同学们仔细读‘正因为如此,她对我们之间的恩爱,记忆很深……她闭上眼睛,久病的脸上,展现了一丝幸福的笑容。’这几句话,品一品这写话里面的味道。”生:“妻子吃了一辈子苦,得到的很少,这件小事却一直记着,妻子付出了那么多却很知足,很珍惜丈夫对她的爱。”师:“那么,为了表达这样的情感,作者究竟运用了怎样的写作技巧呢?又是怎样布局谋篇的呢?”

  董老师的语文教学可以提炼的东西很多。上面说了三点,只是择其要者而言,很可能挂一漏万。我说“语文课应当这样上”,其中的“这样”是广义的,并非专指董旭午老师有别于他人的特点,而是指董旭午老师这些课例所蕴含的语文教学的规律。这些规律,与郑桂华、程翔、唐江澎、余映潮、黄厚江、赵宪宇、李国华、华家轩等名师的语文教学是一致的。“这样”,指的是董旭午老师和这些教师共同的样子。如果对“这样”非要作狭义的理解,指董老师语文教学的共性与个性的全部,那么,我们只好补上一句话:“至少,语文课可以这样上。”

  其实,岂止语文教学应当平常,平易,整个基础教育各学科的教学都应当平常,平易。诚如杨启亮教授所言,基础教育应当坚持底线评价的原则,“普适”和“朴素”,才是基础教育教学创新的风格。

  我一直认为,一位卓越的语文教师,其社会价值高于我们这些搞语文教育研究的人,因为他们的工作是第一性的。正如《红楼梦》的价值高于《红楼梦》研究的价值。第一线的卓越教师最有资格成为教育家,他们才是名副其实的教育的行家里手。没有第一线教学经验的理论研究者是很难成为教育家的,即使称为教育家,也可能是空洞的教育家。董旭午老师正是这样一位卓越的语文教师。他不仅语文课上得好,而且勤于思考,写了许多很有价值的文章,他也是一位学者型的教师。

  我还认为,课例研究是教学研究乃至整个教育研究的基础。因而课例集的编纂是很重要、很有价值的事情。王荣生教授主编的《中国语文教育大系》中有《中学教学卷》和《小学教学卷》,集中了很多优秀的课例,为中国语文教育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也反映了编者深刻的学术思想。编撰某一位教师的课例集,同样是很有价值的事情。现在,董旭午老师的自编课例集《真教语文,教真语文》即将出版,我由衷地为之祝贺。愿董旭午老师的语文教学精益求精,更上一层楼。愿全国有更多董旭午老师这样优秀和卓越的语文教师。果如是,中国的语文教育将有巨大的进步,并呈现一种很高的境界。

(见《现代基础教育研究》2013年3期 季刊)
   
   

编辑:沈大雷          

]]>

相关新闻